2017年3月18日 星期六

小海豚|哥哥的床好舒服

今天我叫小海豚來我房間玩,然後我們玩完後,他賴在我的房間不走,還睡在我的床上,
並出我的餅乾,我好傷心~嗚嗚~

2016年4月24日 星期日

螢火蟲

計畫與期待這次螢火蟲之旅, 已經許多年, 幾乎每年都會掛在自己當年度的目標清單裡頭。
清單裡頭每年都會有一個計劃:"帶孩子們去尋找螢火蟲" 。

的確我們去找了...
有一年我們利用我晚上, 摸黑爬上青龍嶺, 有遠遠看到一隻亮了一下就不見了...
又有一年我騎著車帶著孩子們在後山晃, 期待可以看到螢火蟲, 但一隻也沒有......

但大多時候, 我們錯過了螢火蟲的季節。

許久前看一份訊息「生命微光璀璨‧碧潭自然禮讚」, 我便把他記在筆記裡,也在日曆上, 壓了這一天為賞螢日。
但賞螢這事, 其實要看天時、地利、人和的。
天時, 聽說晚上鋒面將會報到降雨機率大增...
地利, 碧潭和美山, 坐捷運就到了, 交通很方便, 無須跑到很遠的深山裡頭...
人和, 孩子剛考完試, 不過考的結果讓人其實會有點火氣, 再加上最近公司事情多, 有點壓力.....我得盡量控制一下。

好像就剩天氣的問題, 好像也不是我能決定。

搭捷運到新店, 這好像婕恩第一次來碧潭, 我跟婕恩說, 爸爸有帶哥哥去過的地方, 以後爸爸都會帶你再去一次,
哥哥以前來這裡划過船, 所以我們就來碧潭划船。

上了岸, 下起了大雨, 不過研判這場雨, 應該下不久, 只是典型的午後陣雨, 我們先去用餐, 等等在看天氣決定。
吃完飯吃完冰淇淋後, 雨變小了, 我去買了兩支雨傘後,雨也停了。

走到吊橋的對面, 有一大群人聚集, 有人拿著招牌, 招牌上寫著"賞螢集合處", 好多大大小小的朋友, 我們也跟著進入人群, 沒多久也跟著人群出發。

沿路有志工導遊解說,我也認識了點螢火蟲的生態, 才知道以前我找不到螢火蟲是因為自己知識不足造成。
沿著步道行走, 天空微亮著, 走上山頭上的青青草原,台北的夜景映入眼簾, 一群人在著草原上聚集排隊, 等待即將開演的螢火點點。

大約七點,
起初是一兩隻螢火蟲出來開場, 沒多久三隻四隻..五隻...的隨著蛙叫聲, 在黑夜的草叢飛舞。
我們輕輕踩著石階, 進入叢林裡,池塘彷彿變成了星空, 一閃一閃亮晶晶, 連閃閃的節奏都跟著蛙鳴相和著,
總有幾隻頑皮的在你眼前玩耍, 感覺像是卡通裡的小精靈.....

行前跟小女兒說,看到螢火蟲要許願喔!

後來, 女兒偷偷告訴我.....她許了一個幸福的願望...

PS: 沒照片, 看螢火蟲美麗與幸褔記在心中就好,請勿拍照喔! 




2016年4月11日 星期一

跟著媽祖去旅行

行前:
在元宵時確認起駕日期後, 我就開始計畫這次的行程, 有去年三天的騎乘經驗, 這次同樣路線, 應該是輕鬆的單車行。
跟孩子說明我的計畫後,他的建議竟然出乎我意料之外, 是不是改用走的, 慢慢的一路玩。

用走的!!
儘管我跑過馬拉松, 但要我一次走這麼遠, 還是頭一遭, 孩子會這樣說, 應該是不知道要怕吧!
好吧! 就用走的,體驗一下也好。

行前一週, 因學校期中考將至,安親班要利用星期六加強複習, 我取捨了一下, 選擇了帶孩子去體驗這難得經驗, 錯過這次不知以後是否還有機會, 但讀書應該隨時都可補吧!  更何況, 分數真的代表甚麼嗎?

   
啟程:
我們搭乘11:50 從樹林出發的火車....

凌晨二點多,抵大甲, 跟媽祖報到後隨即出發, 此時媽祖已經離我們有10公里遠。
我們在黑夜裡前進,許久前鑾轎經過的味道,是指引方向的指標。

清晨天亮時,趕上媽祖,街上烽火與人潮,簇擁著鑾轎 ,連綿的紅色鞭炮與長長虔誠等著鑽轎底的人龍成了對比。

累了, 就隨地歇息一下, 第一次感受天與地是如此的接近, 而讓這變接近是媽祖的慈悲與人們的善良。

走到追分車站,兩人雙腳其實已經不聽使喚,我估計用這行進速度, 到彰化時可能已經傍晚, 也評估孩子的狀況, 在避免受傷的情況下, 我決定從追分搭火車至彰化,盡速大休息再看狀況決定後面的行程。

三點多抵彰化縣政府....
走了一整夜,超過12 小時, 距離也沒馬拉松長, 但就是很累帳篷一攤開,躺著馬上就睡著了。

沒這麼好睡過,睡到8 點多,我問問孩子的狀況,其實我已經有應對計畫,如果休息後狀況沒有改善,我將在彰化選擇撤退,9 點30 有班往台北的火車應該可趕得上。

休息後,孩子狀況顯然恢復許多,這也證明這只是"累" 了, 而不是"受傷" ,累了休息就好,受傷了就得停止前進了。

我們繼續前進,不過原定預計週日中午抵西螺,因真的太累,決定在員林向媽祖先行告退,凌晨4 點到員林車站, 搭車回家。
不過, 對孩子來說, 這已經很不容易了。

一路上遇到很多人,除了彼此鼓勵加油,最大的特色大概就是,每個人總是載著虔誠滿足的笑容說著"這裡痛..那裏痛"。
沿路許多人家, 擺水點心餐點, 阿嬤阿公熱心奉茶, 大部分, 我雙手合十感謝, 因我的行囊裡已經滿溢的幸福。

感想:  
   
這次沒按計畫走到西螺,主要因素:我們起程時, 媽祖已經離我們10K 遠, 因此我們連夜趕路, 因此消耗大量體力。

最好的方式是約晚上6 點啟程,走到11 點進入大休息,約早上4 點起床,走到11 點,大休息到下午4點, 再走到10 點大休息。每天依這樣,走來就會輕鬆許多。或許下次可試試。














2016年3月28日 星期一

幸福滿滿

"幸福滿滿"是我們家的一個撲滿,平常就把零錢往這投,而今幸福滿了,跟孩子討論後, 決定將這幸福分享給需要幸福的人。
我們決定將這幸福分享給華山基金會雲林東勢工作站(https://www.facebook.com/uzdc.angel/),這是一個照顧偏鄉老人,平常幫長輩們送餐,帶著去看病, 陪聊天,陪著出去玩,
是許多長輩們的依靠。
行前,我跟站長聯繫, 想趁著回鄉掃墓將這"幸福滿滿"分享給她。
她在訊息裡, 寫著" 替那些長輩跟你說謝謝" , 而我無語許久...
心想,真正該感謝的應該是我們這些晚輩吧!
今天, 我請孩子將這"幸福滿滿"的撲滿親自交給了站長,讓孩子知道有群人默默的在做這些讓人幸福的事。
回程, 孩子問說, 沒了"幸福滿滿"的撲滿, 那以後零錢怎辦?
我們再去三義買了一個"幸福滿滿滿" 多了一個滿的撲滿 , 明年就繼續分享"幸福" 吧!
我告訴孩子,我們分享了幸福但換取了滿滿的快樂,而這快樂........無價。



2015年9月21日 星期一

泳渡日月潭

今天孩子完成了泳渡,表現的真的是超級棒,原本我擔心的,如不敢下水、會害怕、游不動、跟不上、人多失散...之類的,沒一樣發生。
不但沒發生,而且很鎮靜優雅的下水,沒害怕的樣子,游的很順暢,也沒有累的游不動,甚至還約我要不要自由式一口氣飆速回終點。
這是他今年的夢想之一,恭喜他完成自己的夢想,這讓人直得驕傲。

故事之前:
故事拉回一年前,我跟兒子坐在客廳看電視,電視播放著日月潭泳渡的畫面。
"好想去喔! 我們明年也報名好不好! " 兒子正經的問我。
"明年再看看吧! 我看看實力後再決定! "
雖然我知道日月潭,踢踢水就可泳渡了,但我還是覺得要挑戰,就得好好的面對,因為我們挑戰的是自己。

其實,最怕的應該是我吧!
但我更知道,你不能因為自己的擔心而阻礙孩子的前進夢想。


與其擔心害怕,不如有充分的準備。
那訓練就是最務實的保險了。

我不是專業教練,也不會教游泳,我只能跟孩子溝通這樣一個觀念,
要去日月潭不是說說就好,沒有足夠的訓練那是很危險的,最保險的就是你必須具備長泳能力至少2000M 以上,那是開放水域,不是游泳池,那是大自然,我們必須謙遜以對,千萬別以為輕輕鬆鬆就可應付。

這一年來,有空就一起去游泳,到了暑假一次已可跟游到2000M以上不是問題了!
=======================================================================
啟航:

這次泳渡日月潭,我跟海青天旅行社報名,跟旅行社好處是沒有三個人的限制,泳渡大小事旅行社會打點好,會場人多,這還真的很方便,當然價格就貴一點點。缺點就是,團進團出,少些自由,還有半夜出發,整夜沒睡,根本是鐵人行程,所以下水前一天,還是要睡飽一點。

星期六,下午睡了一個很飽的午覺,我們晚上8 點出發(旅行社是12點半報到,凌晨1點出發),這段時間我們去看電影,我們去西門町看"夢想海洋",剛好跟這次行程很搭,我們兩個就帶著浮標走在台北街頭。

買電影票時,售票小姐還輕聲細語的問我:"可以請問那是什麼嗎?"
"魚雷浮標" 我說,心想看夢想海洋帶這東西, 還蠻搭的啊!

這應該是我們第一次這麼晚還在外頭遊盪吧!
人山人海的西門町和地下街,時間不趕我們悠哉的慢步街頭,與匆匆的台北人們產生對比。

看完電影,已經快11點,路上行人和捷運站裡人潮還不少,通常這時間我們都早已經進入夢鄉,晚上還有那麼多人在活動著,原來都躲在地底下。

我們到台北車站準備報到,1 點出發。

上了車,就睡,但遊覽車位置小不舒服,就反反覆覆的有沒睡著我也搞不清楚,大概不到四點就抵魚池鄉,我們在一寺廟前休息,等待天明進入日月潭。

日月潭交通管制,遊覽車也只能在外頭,換乘接駁車進入,進入日月潭後,人潮早已經把環潭公路給佔據,人多光想尿尿,排隊就要等半天,我想很多人最後一定都下水後再解決,大家都知道,只是沒明說吧!
=======================================================================
下水:
約莫8點多,我們準備下水,這趟旅程我最擔心的是,下水後,我們兩個會被人潮沖散,所以下水前,我把浮標綁在一起,待離岸標一段距離後,再解開,不過我擔心好似多餘的,廷融游的不錯,對開放水域也很快就習慣,不但感覺不到他有慌張或恐懼,反而可以感受到下水後,他自在快樂的樣子。

踢離岸邊約50M,我們開始游,剛開始我們左右游,可以彼此知道自己的位置,後來就有時我游前面,有時他游前面,中途我們趴在浮標上休息打屁,感覺不到他有累的樣子,甚至還跟我說,改自由式一口氣游回終點,我游了,但沒多久就停了下來,兒子還問我怎了,沒怎樣! 只是心想,今天順順游就好了。

抵終點前,我問他上岸後最想吃什,他說想吃竹筒飯,我口水也跟著流了起來。

完成泳渡,他完成了一個夢想。

回程:
又搭著遊覽車回台北,上車沒多久就睡了,這次好睡多了。
背著浮標走在台北車站與捷運,我問兒子會不會覺得我們這樣怪怪的,他自信的說,
"不會,這是光榮的象徵"


我們在台北車站吃慶功宴。
約8 點到家,洗洗澡...睡了。
孩子,你很棒,我以你為榮。










2015年8月6日 星期四

花東騎趣

行前
這行程很久以前就規劃,但最難搞定的大概就是火車訂位問題了,你想要的班次總是訂不到,所以就因為這樣行程一直延著,但計劃表卻一直掛在那。

暑假了,孩子的時間也好安排,加上有上次跟著媽祖去繞境睡路邊的經驗,住宿問題應該也不是大問題了,拿片厚紙板都能睡了,還有哪不能睡的呢!  

搞定了交通問題,住宿又不是問題,接下來就是要騎去哪了,原本計畫是花蓮到台東,沒多久前與高工同學聯絡上,得知何智勝就在鹿野高台開民宿,那裏又有熱氣球的活動,因此我就調整了一下行程,換成台東騎到花蓮,其實我真的好想見見老同學敘敘舊好好的喝一杯。

但也因此變更了一下行程,第一天就騎少少,台東到鹿野高台也才約30K,第二天再來趕一下路遇計100K,這里程對廷融應不是大問題,但沿途是否好騎,我也不知道,爬文看到的應該是還好。
 
出發前兩天,廷融的車也保養了一下,改回原廠的尺寸,他身高已經快170 了,輪胎也換新的都變形了。

出發前一晚,我們很快的就打包好行囊,帶的不多,旅程無需有太多的包袱,基本上我們都是一套車衣褲一套休閒裝這樣就夠了,每天洗車衣褲,隔天就乾了,天天有乾淨衣服穿。

一切就緒,出發吧!

Day 1:

搭自強號從樹林車站出發,到花蓮前我們沒有位置,就坐在腳踏車車箱,這是上次從嘉義回台北的經驗,坐在這車箱其實也蠻舒服的,在這車箱上也遇到要到花蓮參加朋友婚禮的單車設計PM,起初他介紹我騎乘路線,接著談到他的工作,因為我們兩個都是PM(他是Product Manager,我是Project Manager),後來就聊著交換工作心得。

有時大部分的旅途,相遇的人,萍水相逢或擦肩而過,彼此間沒有交換姓或名,到了站有人下了車,從此人生不在交集,或許還記憶著,但光陰遲早讓它漸漸模糊,甚至不再想起,最後只是斐頁裡的一篇文章,甚或只是一個段落。這就是人生的無常,既然這樣的無常是必然,能夠抓住的就只有保握當下了,珍惜那當下的片刻。

火車經過蘇花後,穿梭山與海之間,雲朵很隨性的抹在山頭,又像歡迎旅人的泡泡煙花,經過花蓮車站,我們也有位置了,整個車箱幾乎就剩我們兩個。我看著車外,這是這輩子第一次到花東縱谷,廷融也是第一次,不過他比我幸運多了他11歲就來過,我43歲才第一次來,因為第一次來,所以我不忍睡著,每一個景物都是新鮮。

 12:30 抵台東,我的右手關節有點痛痛的,應該是痛風發作,最近水喝的不夠,天氣熱汗又流的比較多,裝好車之後,先去藥局開個藥,接著到市區找飯,吃完飯也換好裝,廷融的手機沒有儲值,剛好遇到台哥大就儲值一下,接著我們去台東森林公園,其實這地方也不是原先規劃的行程,我們時間算很充裕,森林公園又不遠,就騎去看看。

進入公園沒多久後,就羨慕起住這地方的人了,這公園真的好棒,很漂亮,很安靜又有原味,琵琶湖的清幽,活水湖的壯麗,還有海濱山海的交錯,你會有一種時間靜止的錯覺,卻又不會讓人窒息的感動。


我們離開森林公園,海濱的公路上空無一人,大大的馬路,就只有我們兩輛單車,我想恣意奔馳在無人公路上,但天氣炎熱,這是廷融最大的死穴, 熱的他歇斯底里的抱怨我為何帶他騎這條鳥不生蛋,又比較遠的路,其實也不能怪我啊! 有時我也不知道路啊!

開始進入台9線,這幾天就沿著這條路騎就好了,經過幾個原住民部落,很幸運的這幾天剛好是他們的收穫祭,所以有一些活動,我們來到普悠瑪部落,光聽這名字就知道來頭不小,一定有他的文化歷史定位,因為火車的普悠瑪號就是以他來命名。卑南勇士分成兩隊對抗,看誰將對手推出圓圈外,每個勇士身形姣好,別以為瘦瘦的卻力大無窮。

接著我們又到了初鹿部落,國小操場架起了巨型的鞦韆,女孩上了鞦韆,兩位少男勇士在下面迴盪著。大家圍在一起,穿著傳統服飾,喝著酒,我知道我只是個外人,我只能在外頭靜靜的看著,那是對另一個文化基本的尊重。

其實我瞞喜歡原著民朋友的,總是給人那種自然單純樂觀豁達的感覺,比起來自都市的人們,阿諛我詐,相處起來容易許多了。

當然,台到台東釋迦一定要吃的啦! 我們就在路邊停下,賣釋迦的阿嬤笑笑的跟我們說:
「夭壽喔!為什這麼熱,你們要這樣騎車啊! 」
阿嬤坐在躺椅上,即使客人上門但我看她悠哉的沒起身的意思,我笑笑沒回答,只問有沒有熟成的釋迦可以吃。
「一顆50,自己拿! 」 阿嬤還是坐在躺椅上,沒有起身。
我們兩個一人一半就吃著這大顆的釋迦,還是一句老話,來台東一定要吃一下釋迦。

今天要上高台,那大概是這幾天旅程最難騎的一段了,的確,剛開始廷融還是可以應付,後來一直綿延的陡坡後,他決定放棄要用牽的,還囔囔的說這路根本不是人騎的,叫雖叫,他其實也沒牽多久,就又繼續騎了,也的確這路如不是有稍稍訓練,要騎上來還頗累人的。抵高台,首先映入眼簾的不是一大片草地,而是幾個大大的熱氣球。

我打電話給搞勝,他在這裡開民宿,他習慣自嘲的說,他是入贅到這裡,其實民宿是他丈人的,現交由他們夫妻倆來管理。

好久不見的老朋友,二十幾年了吧! 面容依舊但髮絲多了點白,好似剛入花東時,山頭總是抹著一點白雲一般,好久不見,當然就要來個大大的擁抱,我想孩子現在應該還不懂這樣的感動,當有一天歲月會告訴他的。

晚上就好好喝一杯吧! 聊了很多,聊到同學的近況,聊到小孩..感覺永遠都聊不完似的。

原本跟露營區老闆預定的帳篷,因為老闆搞烏龍沒帳篷,我們只好睡搞勝的酒莊內,晚上有點熱,所以我睡的不是很好,廷融很快就入睡了。  
   
Day 2:

還好沒睡帳篷,昨晚入夜後就開始下雨,下了一整晚,一早起來雨還蠻大的。
今天預計至少需騎乘100K以上,所以我們必須早早出門,整理好裝備後,很幸運的雨好停了,山巒被雲遮住了臉,像是哭泣的臉,雨漸歇的下著,我們離開高台,同學還睡著,不打擾,沒有告別,我想起常唱的一首歌:「總是不敢久留同一地方 因好景總不長...」。

 雨下著,我們沒有停,在雨中繼續騎,廷融喜歡在雨中騎車,他覺得這很爽,所以每次下雨騎車他的速度都不會太慢,倒是太熱他的速度就會變慢甚至當機。

早餐就在關山天后宮前的麵店解決,關山有來過,那是十多年前金氏電腦員工旅遊時有來騎一下腳踏車,即使如此這裡我還是很陌生,大概只知道這裡有關山米,關山南橫超馬,強渡"關山"...。雨還是下著,下雨的縱谷其實很漂亮,雲雨山總是混在一起,像天與地的聯手串連,鋪陳一幅美麗的山水。


關山過後一畝一畝的稻田,剛收成無法看到綠油油的稻浪,不知從何時開始再也不介意錯失什麼美麗的風景,我知道相遇是一種緣分,我們不期的相遇,不管是什面目,我都珍惜當下的擁有

行到池上,雨停了,雲為山穿山衣裳,長長的伯朗大道,不知延伸到什麼地方,之前被風吹倒的金城武樹勇敢站起,遊客企圖在美景下留下永恆,我們繼續往下一站前行,每一次的踩踏都是今生初次的相逢,因為未曾,所以驚奇。


我們從台7轉往在旁邊的自行車道,美麗的車道空無一人,每次出來騎乘都有一種疑問,這麼美麗的車道怎都沒人騎車呢! 也因為沒車,我跟廷融總是可以在這筆直的車道上玩賽車,或耍寶。到達玉里的板塊界線,經過玉里大橋呼呼的風聲很震撼,我們中午抵玉里,午餐就吃玉里麵,我們在舊玉里國小歇息,一方面也把淋濕的鞋曬一曬,在老茄苳樹下睡了一覺,午後天氣很好,雲雨山,山與田野和諧的鋪陳的天衣無縫。


離開玉里,路上碰到經常馬場上相遇的鳳姐,又遇到財哥,原來這幾天他們跑自助超馬,跟他們閒聊了一會,遠在他鄉遇到熟悉的人,倍感親切, 我甚至有點想陪跑一段呢! 不過,還是繼續趕路吧!


今天這段路,廷融問我最多的大概是那個坡到了沒,會不會很陡,會不會跟昨天上鹿野高台那樣,不是人騎的路,我能回答什呢! 恁爸也是第一次來啊! 我只知道地圖上是有上坡,但有多陡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應該不會太陡啦! 不然車子怎開,車子能開,單車應該不是太大問題。

我們到北迴歸線的線標,就在這裡商店吃個鳳梨喝個冷泡茶,這兩天喝了不少這邊冷泡茶,真的好喝! 商店的老板娘還拿地瓜給我們吃,我喜歡這樣的邂逅,一種很自然間的對談,當欣賞風景很美的同時,更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那種感動,而且那感動總是有一種溫度,不慍不火,會讓你經過一段時日之後,心中依舊熱著

到花蓮縣後自行車道真的很棒,不愧是對自行車最友善的縣市,今天沒有特別的趕路,100K 對廷融應該也不是太大問題,所以就自在的騎,自在的前進,天黑前應該可以到馬太鞍。

馬太鞍濕地,花蓮縣境內最大的濕地,很幽靜的地方,我們在濕地車道騎了一圈,進入光復市區,今晚就落腳這地方,我們停在路邊找資料,兩個人的好處就是彼此之間可以給點意見,別以為你是大人,小孩這部份得都聽你的,其實有很多時後,小孩給的意見反而是正確的,大人該學習的是放下身段,學會傾聽與包容。


所以每趟旅程,給我的也是一堂寶貴的反省與學習之旅,我甚至深深覺得,到底是我陪他騎還是他陪我騎呢! 謝謝你,廷融! 

這晚我們最後住在光復市區的東泰旅社,我會用"最後"的字眼意思是,其實我沒事先安排住宿,而這間旅社也不是我事先查的資料,廷融用他的 ipad查的,剛到旅社時,老闆娘說已經客滿,但有一間是單車客預訂的,不確定他們會不會來,老闆娘打電話跟對方再確認了一下,很幸運的他們還在遙遠的地方,我們就入住了,而我之所以入住的真正原因是網路上寫著---老闆娘很熱情。的確老闆娘很熱心,還特別跟我們說,晚上這裡有夜市喔! 可以去看看。

這天,聽到最多的大概是:「你這兒子很帥喔! 」 「長的很好看喔! 」 「很像爸爸喔! 」, 如果一個人說,我們聽聽就好,那可能只是恭維的話語,而實際上是一路上很多人說,賣鳳梨又請我們吃地瓜的老闆、藥房老闆娘、晚餐吃飯時的老闆娘、旅社老闆娘.....

吃完飯後,就去逛逛夜市,就當散步,這晚很早就睡了,而我,真的好想好好睡一覺。

Day 3:        

這一夜睡的很好,我很早就起床,廷融還在睡,我換好衣服出去跑步,天漸漸亮,我跑過馬太鞍溪經過糖廠,跑到濕地,很純樸又很幽靜的地方。

今天是這次單車旅行的最後一天了,旅社的一樓就是老闆娘開的早餐店,我們在這用餐,也與熱情的老闆娘告別。

至於行程,要直接台7 到花蓮還是彎一下去鯉魚潭,我猶疑著。第一天在火車上設計單車的先生建議我如時間允許可以考慮走台7丙到鯉魚潭看看。

就看看吧! 如果時間真的可以就到鯉魚潭吧! 就這樣,我們就到了鯉魚潭,在這裡吃午餐,在這裡遇見了紅面番鴨,也騎環湖一圈。




離開鯉魚潭,就是準備要到車站了,進入市區,出了一場車禍,一位小姐路邊牽機車出來,廷融閃避不及撞上摔倒,後方又有輛小貨車經過,壓過輪胎,所以輪胎變形無法騎了,不過很幸運廷融並未受傷,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那位小姐幫忙叫捷安特過來將單車載到店裡修裡,還好還趕得上火車的時間。

回家了,我們裝滿了滿滿的滿滿的___回家了!


後記:
 
總有人問我,你小孩好棒喔! 可以騎這麼遠,也願意出來騎。
 我不太強迫他一定要跟我出來騎,如果騎車很累,應該也不想跟你騎,所以我們單車旅行從不以距離來決定旅程,所以有時一天也騎不到50K,反而過程中要有趣好玩,所以行程規劃前其實都有做點功課,甚致也請孩子也去查查資料。

旅行的過程就是一種學習,可能會碰到許多問題,一起處理一起解決,他看老爸怎樣應對,自然就會模仿了,我不是說我一定對,但我相信我有反省的能力,以及去改善的包容力。過程中難免也會有爭執,騎不動怎辦! 就想辦法鼓勵啊! 還是騎不動怎辦! 就休息啊! 那麼堅持幹什? 甚至變更行程都可啊! 重點是,這過程我們努力過了。

當我跟朋友講我們的旅行時,大家都很訝異,你怎知道有這麼漂亮的地方,好像都很好玩。

台灣到處都是美麗的地方,你不知道是因為你出去玩時都沒有把心真正的放下,還有風景很漂亮沒錯,但別忘了真正讓人感動的是在旅行過程中與人們之間的互動,風景很美,人心更美,所以我常跟孩子說,這世界的人大不份都是善良的,看你用什角度去看這世界,你用邪惡的心去看世界,這世界就邪惡,你用善良的心看世界,到處都是美好的,大部份的時後, 我們一路都有人幫我們! 我從來都不會想說有人要陷害我們之類的事,當你想到這些,那你跟別人就已經有了一層障礙了,有了障礙要怎看到彼此的美好呢! 

旅行過程中,多給一點孩子自由,他要怎騎怎玩他高興就好,但只有一個原則就是安全,這觀念彼此一定要有共識,在安全的前提下,就隨便他吧!

大人也不要以為孩子都不懂,反過來說,大人又懂多少呢! 尊重孩子的意見也很重要,這樣孩子才會有參與感。當然,還有些價值觀的問題,每個人出去玩都想住大飯店啊! 多好! 如果有大餐更好,但我不是闊少爺,我只能量力而為,用"夠用"就好的需求處理吃住問題,我們甚至睡過路邊厚紙板,還有小7呢!

最後,旅程的過程或者旅程結束後,永遠都別忘記一件事,心存感恩! 
感恩! 一路幫助我們的人們。
感恩! 這美好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