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0日 星期日

快樂宜蘭童玩節

跟Joan 說,我們要去一個地方有水、有溜滑梯又有沙子的地方玩,她的回答是,
「真的嗎?我要去...我要去...」
一副急著立刻飛奔而去,對老爸講的話似乎也沒什懷疑。

也是,我是認真的,更不會跟孩子開這種玩笑,我知道關於"玩"這碼事,千萬不可耍他們,他們可精的很。

就這樣,即使面對著再過沒多久專案即將驗收,工作繁忙之際,我還是跟老闆請了假,我的理由也很簡單。
「我答應孩子,要去童玩節玩。」
話又說回來, 其實我也想去玩。

出發前一晚,跟孩子介紹了一下隔天的行程,幾點起床?幾點出發?預計幾點到?該帶些什東西?
預計玩到幾點?幾點回來?那裏有什好玩之類的...他們在期待中,進入夢鄉。

以往,上學都會賴床,三催四請的,就差沒動刀動槍了,還是死賴在床上,這天鬧鐘一響,準時的很,不哭不鬧,
睡起來臉上難得還帶著笑容,如果,每天的起床都是這樣,當父母的應該前輩子積了很多陰德吧!

往宜蘭的高速公路上,今天的天氣很好,藍天外加白雲朵朵,Joan 喜歡問東問西,
「那是山洞嗎?」
或者指著不知道哪輛車,「那是Hello Kitty 耶!」,
有時回答了一個問題,她又會接著「難後呢?」
我只好像擠牙膏般一直擠出一些難後,擠到沒有了,她還是問你,
「難後呢?」

Tim 就數著一路上有多少山洞,經過雪隧時,就模仿起隧道內的廣播,
「雪山隧道廣播,雪山隧道廣播,請您依照限速行駛,保持安全車距...雪山隧道關心您...」

過了隧道就到宜蘭了,每每經過隧道口,就有豁然開朗的感覺,有如從另一時空到了另一時空的感覺,
常常想,住宜蘭真的很幸福,有美麗的山巒和壯麗的海洋,有清澈的小溪和綠油油的稻田。

跟我們預定的時間差不多抵達,停車場也已經客滿,今天的太陽公公還是張開著嘴像要吃人,
進入園區,已經滿滿是人,Joan的第一句話是,
「哇!」
她應該是想說,爸爸妳昨晚屁了一堆,是真的耶!

我們找了個涼爽的地方,又離玩水不遠的位置,人多真的不好找,不過這不是重點,他們只是急著想趕快下水,
而我...也是。

即使天氣是熱的但水是清涼的,Tim 本就會游泳,就在池子裡像淘氣的海豚游著,Joan還小緊緊牽著我的手,
不過環境漸漸熟悉之後,你抓都抓不住她了。

我們每個遊戲池區都都給它輪了一次,不,一整天下來也不知輪了幾次,就連Joan最初不敢上去的跳跳床,
後來她都想上去躺一下子。

而對於休息呢! 對他們來講,來這裡躲在樹下休息,那似乎是一種罪過,所以在樹下休息的時間似乎也不常,就上來吃飯喝水,
就急著下水。

說到沙子,我們也去玩了點沙子,說玩了點,意思是一下子, 這裡沙子沒想像中精細,Joan 愛玩,
就只好陪她在沙地裡打滾。

就這樣,我們玩了大半天的水,下午五點多換換裝準備回家,剛好舞台上有表演,想說,這次來可能連場表演都看不到了說,
就這樣看了立陶宛、薩哈共和國、俄羅斯的表演,Tim 專心的看,Joan 邊看甚至跟著跳起了來,
Joan 還一直問我,
「他們有沒有國王」
「有啊!」
「那國王在哪裡?」
「國王...應該還沒出來吧! 」 他們真的有國王嗎? 突然,我也懷疑起自己了。

「他們是王子嗎?」她指著看台上各個帥氣的小男孩問我。
「是啊!」
「才不是咧! 王子怎可能那麼多個。
 王子,為什只能有一個?
 
離開了童玩節,我們漫步在冬山河的河岸,一段短短的路程,邊走邊玩,不知不覺竟然也走了一小時,
晚風徐徐,人生幾何,愜意悠然呢!

晚上就在羅東吃火鍋,吃完晚餐也近9 點了,帶著滿足的表情回家,回程,應該是累了,話沒太多,過了雪隧,
他們就躺平了。

「爸爸! 今天還要去童玩節嗎? 」
一覺醒來, Joan 輕輕柔柔的在我耳朵說。

我慢慢甦醒,孩子我們下次再去童玩節。







2 則留言:

tim su 提到...

雪山隧道廣播才不是這樣說!

大熊 提到...

那怎麼說呢!